<p id="vhhtr"></p>
    <address id="vhhtr"><nobr id="vhhtr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"vhhtr"><th id="vhhtr"><th id="vhhtr"></th></th></span>

    <address id="vhhtr"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vhhtr"><address id="vhhtr"><th id="vhhtr"></th></address><address id="vhhtr"><address id="vhhtr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 

        上海地區優秀保潔公司

           專心以恒  專業致旺

        上海恒旺保潔

        服務熱線:400 000 7212, 13046600500


        關注客戶細節需求,持續提升服務品質;服務全國,展望未來。
        專業    誠信    守法
        新聞動態
        西安小區工資低難招保潔員
        來源: | 作者:pro1c59af | 發布時間: 2018-04-08 | 289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        盛夏來臨,西安的天氣一天天變熱,西安城東東關小區居民卻白天晚上都不怎么開窗戶。“我們怕……”居民陳先生指指窗外,皺了皺眉。陳先生怕的不是賊,而是垃圾堆散發出來的臭氣。原來,小區的保潔員郭師傅6月1日辭職了,物業至今沒找到新保潔員 。

            西安市有多家小區保潔員月收入不足千元,由于生活成本上漲,一些保潔員入不敷出。面對月薪1000元的保潔崗位,有位 農民工戲稱“我給人洗腳,一月也有2500元”。

         記者昨日走進東關小區調查發現:不到50米,就能看到小區的綠地和路上有幾個塑料袋。在3號樓、4號樓和5號樓之間,西瓜皮、塑料袋等垃圾堆成了小山,上面蒼蠅亂飛,一刮風,來往行人無不掩鼻。除此以外,2號樓后還有一堆垃圾,小區北門后面,同樣也有一堆。采訪中,記者還見到有居民隨手扔垃圾。

          郭女士家住1號樓1單元,離小區北門不遠,她經常把孫子帶出門外溜達。“院子最近沒人打掃,你看這臟亂成啥樣了!”郭女士說完,指了指北門后的垃圾堆,“風一吹,臭味全刮過來,實在忍受不了。”

          說法

          每戶3元垃圾費沒錢給保潔員漲工資

          提起小區保潔員郭師傅,郭女士說:“是個50多歲的女的,常穿件藍大褂,不管刮風下雨,一年四季沒停過。”居民李先生也說,雖然郭師傅為小區業主服務了十多年,對她還是沒啥印象。

          在這里工作的每一天,郭師傅和老伴都要在凌晨4點前開始打掃。當早起給孩子們做早餐的家庭主婦們還在床上打哈欠時,兩口子通常已經忙活完了。東關小區群力物業給郭師傅開出的月薪是:850元。東關小區的群力物業公司主任梁群麗說:“老郭54歲了,在小區干了7年保潔。”現在,物業正在找保潔員,一月850元的工資,但至今沒人應聘。

          東關小區是個老小區,一共住著369戶居民,從2000年大部分居民入住起,每平方米0.2元的物業費幾乎沒變過。另外,每戶每月還交6元的垃圾管理費,其中3元要交給環衛所。這些錢算下來,總共8000元左右。群力物業在這里總共只有5個人:一個主任,一個維修工,兩個保安,還有一個保潔員,保安的工資只有700元。“我的工資也就1200元,沒辦法漲工資。”梁群麗說。

          小區門衛吳先生說,梁群麗所言非虛,“這個小區支出多”,物業公司入不敷出。至于郭師傅的去處,吳先生說,郭師傅原來是“八府莊的拆遷戶”,現在分到了房子,“嫌工資低”,不再來上班了。

          調查

          每月千元工資在勞務市場找不來保潔員

          據陜西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發布的消息,2012年1月1日起,陜西省將實行最低工資標準。包括西安市碑林區在內,全省16個區縣的最低工資標準為1000元/月。

          據記者調查,目前西安小區保潔員平均工資約千元左右。這個“行價”剛剛跟上了最低工資的腳步。事實上,因雇主差異等因素,有些保潔員的工資還徘徊在850元上下。

          “物業保潔員的月薪是1300元。”經發物業白樺林居一工作人員說,“城北新小區都是這個價。”

          城南曲江華府的物業客服人員介紹,小區保潔員的工資約在1000元到1100元之間。

          “我們的保潔員是兼職,她在街面上也打掃,順帶著掃掃我們小區。”昨日,孟家巷社區主任戴紅妹說,該社區的兼職保潔員,每月只有550元工資。

          從水司到西安市汽車站,常有不少農民工聚著等工作。昨日下午,記者走進這里的農民工求職群體,問他們“一月1000元,不管吃住,誰愿意掃地?”農民工們笑了笑,并不接茬。

          記者喊了幾次,一個戴著鴨舌帽的年輕民工才說:“我給人洗腳,一月也有2500元。”民工們大笑起來。

          在太白路立交,一名扛著刷子的建筑工說,自己的父母都曾是保潔員,后來嫌累,干脆回家種地了。“我們裝修一天,起碼能賺150元,你一個月才開1000元工資,肯定沒人來。”調查中記者發現,對低薪的保潔員職位,年輕農民工不屑一顧。

          賬本

          保潔員一月960元工資除了吃住僅剩177元

          陳良(化名)是碑林區長樂坊街辦環衛所的一名保潔員,他說自己每月領到手的工資是960元。

          陳良如此分解這960元:每個月30天,每天32元。他沒有雙休日和節假日,連大年初一也不休。如果得了病或有急事要請一天假,他需要提前告訴相鄰路段的同事,把自己的那段捎帶著掃了。“這一天的32元,就歸人家掙了。”

          “租房一個月300元,吃飯一個月400元,算算還能剩啥?”陳良和老伴在一起,老伴不識字,只會補衣洗碗,處于半失業狀態。

          雖然有酒店曾開出“包吃包住1500元”的條件,但老板不愿陳良和老伴同住,他就拒絕了。現在,陳良住地附近的網吧也招保潔,條件是“管吃不管住1300元”,但網吧要求“形象好,會說普通話,60歲以下”,陳良就又卻步了。“掃街挺好,街上人抽煙嗆不到我,還敞亮。”

          陳良夫妻的5月賬單:783元。租房300元,吃飯400元,水電費總共80元。陳良愛喝散酒,6元一斤能喝兩個月,一個月3元。陳良說兩人“很少”生病。

          本報記者 武敦煌

          實習生 周靜

        新聞分類
        对自己女婿有想法